公共事件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与“口罩”风波的全球影响

字号+ 作者:媒体 来源:媒体 2020-03-11 我要评论

新冠横扫全球,三亿学生停课,一个口罩牵动70亿人口的神经。全球病毒风险之下,未来一年经济跌落低谷,你准备好了吗?

2020年1月下旬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全国,目前正向全球漫延,疫情之下,各种现象错综复杂,每一种现象的发生,都暴露出人性的多面和政府的治理能力,舆论场上,各种现象被放到聚光灯下,引发各种反响与解读。

 

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球影响。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临床表现为: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状少见,会出现缺氧低氧状态,可以确定的新冠肺炎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后,2020年2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2020年2月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了关于修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命名事宜的通知,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名称修订为“COVID-19”。 

截至3月2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0004例(其中重症病例680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7204例,累计死亡病例294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151例,现有疑似病例587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64899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40651人。中国香港确诊100例,死亡2例,中国台湾41例,死1例,中国澳门10例

疫情发生后,中国采取了停工、停学、限制人口流动等有效的防控措施等防控措施,有效的控制了疫情进一步加剧,然后通过一系例有序的“开放”、有序“复工”,让生活与生产恢复正常。但就目前情况来看,疫情在其他国家的防控手段仍不乐观。

截至北京时间3月2日17时,中国境外共64个国家确诊新冠肺炎8774例,死亡共计128例。与前一日报告相比,中国境外新增新冠肺炎1598例,新增6个国家(亚美尼亚、捷克、多米尼加、卢森堡、冰岛、印尼)出现新冠肺炎病例。

其中韩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812例,死亡病例22例;日本980例,死亡12例;意大利2036例,死亡52例;伊朗1501例,死亡66人例;新加坡108例;美国102例;德国150例;科威特56例;秦国42例;法国191例,死亡3例;西班124例;38例;巴林36例;澳大利亚34例;马来西亚29例;阿联酋19例科威56例;越南16例;英国39例;奥地利14例;加拿大24例;以色列10例;伊拉克19例;阿曼6例;黎巴嫩10例;印度5印度尼西亚3例;阿富汗1例。北马其顿共和国、北爱尔兰、荷兰、罗马尼亚、亚美尼亚、捷克、多米尼加共和国、卢森堡、冰岛和印度尼西亚、俄罗斯、约旦、塞内加尔、摩洛哥、拉脱维亚、沙特阿拉伯等58个国家都发生新冠确认病例。

2020年2 月 29 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联合考察报告,报告称,目前的全基因组基因序列系统进化分析结果显示,蝙蝠似乎是病毒宿主,但中间宿主尚未查明。世界卫生组织于2月28日宣布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风险级别由此前的“高”上调为“非常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发现后,经过一个月的奋战,中国有了成功的疫情防控实战经验,国外疫情爆发后,中国表现出了大国担当的一面,不断向国外派出专家协助国外对疫情防控,并且提供物资的支持。

2020年2月27日傍晚,中国驻韩国大使馆为大邱捐赠的2.5万多个医用口罩。

2020年2月28日,中国政府还分批次向日本捐赠5000套防护服和10万只口罩。

2020年2月29日,中国病毒病所马学军研究员赴伊朗援助新冠肺炎疫情防控。

2020年2月2日上午,上海市政府捐赠给韩国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地区的50万只口罩飞向韩国。中方向日方交付一批病毒检测试剂盒。

2020年3月2日消息,中国及部分在伊中资企业已经与2月26日向伊朗方面捐赠了5000份检测剂以及25万只口罩2月29日晚包括5万个新冠病毒检测盒在内的中国第二批支援伊朗物资抵达德黑兰。

2020年3月2日马云公益基金会通过社交平台宣布向日本捐赠100万只口罩,用于支援日本抗“疫”。

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的口罩风暴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口罩成为全球市场的抢手货口罩”在2020年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紧缺的商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此前表示,全球个人防护装备市场正面临严重破坏,尤其是口罩和呼吸器的库存现已不足以满足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的需求。随着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多国的新冠肺炎病例增多,来自医务人员和居民防护的巨大需求已经远远超过全球口罩的供应能力。

口罩的生产、销售和处理,将突现政府的治理能力和人心的善恶。

2020年2月5日,湖北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个行政行为,成了全国热门议论“口罩”事件。

2020年2月5日,湖北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根据湖北省市场监管局《关于新冠肺炎防控期间有关价格违法行为认定和处理的指导意见》(鄂市监竞争[2020]3号)文件规定的15%标准,涉嫌哄抬价格规定,对华康大药房涉嫌哄抬口罩价格行为立案调查。经查,洪湖市华康大药房销售一次性口罩38000个,购进价格0.6元/只,销售价格1元/只,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决定没收违法所得14210元,罚款人民币42630元。

处理结果一经新闻媒体公布,引来举国上下一片哗然。

一方面有专家和律师认为,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理合法,但更多的百姓却认为,进价0.6元的口罩加价0.4元以1元卖出,是市场行为,加上进货成本、店铺成本和人工成本合理合法。

在舆情热论之下,2020年2月12日晚,洪湖市委宣传部表示,洪湖市对该口罩处罚引发的争议非常重视,目前已对应该处罚启动重新调查程序,同时纪检部门也介入调查是否存在执法人员违纪等情况

2020年2月14日,湖北省就市场监管部门执法办案有关事项下发紧急通知,明确省局此前下发的“购销差价额超15%”涉嫌哄抬物价的文件,不再执行。

口罩涨价的问题实际上涉及到效率与公平的关系。从经济规律来看,在稀缺的情况下,如果仅仅考虑谁出价高就应该给谁,会导致收入低的人没有口罩可用。疫情时期,口罩属于防疫物资范畴,是一种特殊的商品,这就决定了要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寻求平衡点。要确保人人有口罩,不能完全依靠市场功能,政府也要发挥作用,这其中要把握好度。进价0.6元的口罩卖一元都被指为哄抬价格,这需要认真思考,不该简单化看待问题。任何经营都需要获得合理的利润。一件商品的议价空间,不是由管理部门说了算,但也不是经营者随心所欲制定的。它必然是在一定范围内,经营者对市场不断地试探的结果。

外界对上述案件的争议,或许就在于监管部门在执法时,没有充分考虑法理之间的关系,在处罚上没能两者都兼顾。

在口罩事件中,另一件让百姓无法接受的事件就是云南大理市扣押疫情紧缺物资事件。

2020年1月25日,云南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对云南顺丰速运有限公司大理分公司承运发往重庆市的598箱口罩扣押;2020年2月5日,大理市及时与重庆方进行沟通,达成共识,将对暂扣口罩予以全部放行退还;2020年2月6日,云南省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对大理州大理市政府及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征用疫情防控物资予以通报批评2020年224日,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对大理市违法扣押征用途经大理的外省(市)防疫口罩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给予大理州委副书记、州长杨健同志诫勉问责。给予大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矗同志诫勉问责。给予大理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张琮同志诫勉问责。

在疫情或其他重大事件发生时,总会表现出很多令百姓不满意的地方,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趁疫情中,政府方面表面出几件令社会很困惑的事,比如“0.6元的口罩”事“武汉8人造谣补训诫”事件、湖北红会事件、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论文及瞒报事件、政府扣押口罩等紧缺物资事件等,在地方政府行政为过于随意的另一面,别有用心的人则不断制造谣言,有人则趁机大发国难财。

2020年1月27日,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北京楚云鑫荣商贸有限公司进行检查,发现存在销售假冒“3M”口罩行为,采取罚款3万元并没收侵权口罩的处罚决定。

2020年2月7日,北京市房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获徐某违法销售一次性口罩和一次性手套,没收违法所得9400元,罚款10000元的行政处罚,暂扣口罩1400个。

2020年2月4日,长沙公安机关查处三起涉销售假飘安口罩案件,涉案197万只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销售金额达到78万余元,非法获利45万余元。

2020年2月6日,河南平顶山郏县市场监管局查处5家利用疫情哄抬物价的药店,作出了各处罚人民币3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2020年2月10日,湖南衡阳陈某星等3名犯罪嫌疑人贩卖31万只假飘安口罩被查,衡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前介入。

2020年2月10日,广州警方侦查犯罪嫌疑人徐某对假借卖口罩名义实施诈骗10多名事主钱财,涉案金额超100万元

2020年2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破获一起冒充(女人)虚假售卖口罩诈骗案件,诈骗金额共计人民币14610元。

2020年2月12日,在一艘报关准备出海的澎湖籍渔船的船舱内,搜查到7万1000只N95口罩,案件正在侦办中。

2020年2月12日,重庆市沙坪坝区检察院以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对嫌疑人杨某、江某、罗某依法批捕,涉嫌销售伪劣口罩18万只

2020年13日,辽宁省盘锦市公安局大洼分局侦破虚假销售防疫物资重大诈骗案,涉案金额1100余万

2020年2月13日,安徽一市民以虚假口罩信息骗3万多元 获刑2年8个月

2020年213日,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查获问题口罩10.36万只,查获其他有问题的防护用品1729件,查获有问题消杀用品货值11.66万元。

2020年2月13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查处东城区经营的北京京海康佰馨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一案,进价10元/袋的PM2.5纳米防护口罩,以26元/袋的价格对外销售,进销差价率达到160%,进行处罚10万元。

2020年2月14日,广州一商人口罩出厂价20万经4个中间商后200万售出 ,目前广州警方介入调查。

2020年2月16日,四川绵阳市三台县警方侦办,一男子卖口罩骗104万,为争取逃跑时间寄卫生纸给买家,被警方追回脏款40万元。

2020年2月17日,福建南平一男子利用口罩诈骗50万,用于打赏女主播。

2020年2月26日,广西警方侦破一起以售卖口罩为由进行诈骗案件,抓获嫌疑人周某,其诈骗金额共计20余万元,诈骗所得全部用来在网络直播间打赏主播。

2020年2月21日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院通过远程视频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一起网络贩卖口罩诈骗案对被告人卢某新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

2020年2月28日,北京连锁药店康佰馨董事长李东涉嫌销售假3M口罩被北京朝阳检方提起公诉。

3月3日,郑州铁路公安处联手济南铁路警方,成功破获“2.5”特大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口罩案,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18人,上网追逃1人,该案累计缴获假冒“飘安”牌医用口罩32万余只,捣毁制假窝点4个,打掉销售假冒医用防护用品窝点10处。

这些销售假劣产品的行为,不仅仅是严重的坑害广大百姓的身体健康,同时更是发国难财的行为。对于战疫形势下,政府相关部门下达的严禁出售伪劣假冒防护用品的通告公告视而不见,尤其是全国多地政府部门对药店出售伪劣假冒的产品进行严打的情况下,还踩法律法规红线,对于这样的商家就要严肃处理,坚决不姑息,对于疫情之下的违法犯罪,司法机关将从严、从重、加重处罚。

疫情当前,不少不法分子利用群众迫切需要口罩等防疫用品的心理,假借售卖为名实施诈骗,骗取钱款后就迅速将对方“拉黑”。口罩难买,无奈之下很多人就转投私人渠道购买,通过社交媒体、朋友圈、微商、代购等渠道购买口罩,多数人的朋友圈中总会有那么几个声称自己有口罩货源的“朋友,但许多人因此被骗。在此特别提醒,在网上购买医用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用品时,务必选择正规购物网站,并对对方要求汇款、转账、提供验证码等提高警惕,一旦发现遭遇诈骗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防止受骗资金被转移,造成更大损失。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